首页 门户 资讯 详情
  • 评论
  • 收藏

岱山便民网 2022-06-30 450 10

“主板逃兵”未来电器蛰伏四年改道创业板再闯IPO:“高毛利”项目成“一锤子买卖”引成长性忧患

CAP http://www.eightcap-yyds.com

原标题 “主板逃兵”未来电器蛰伏四年改道创业板再闯IPO:“高毛利”项目成“一锤子买卖”引成长性忧患 高价外聘财务总监蹊跷离职透隐虑

来源 叩叩财讯

作者 赵 擎@北京

编辑 翟 睿@北京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在以撤回申请的方式终止前次IPO四年后,苏州未来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未来电器”)的IPO申请终于获得了首次登堂上市委会议受审的时间窗口,曾有过新三板三年挂牌经历的它,也由此迎来了由曾经的“公众公司”身份向真正的上市公司跨越之机。

即将于2022年7月1日召开的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2022年第36次审议会议,是A股IPO发审系统中于2022年下半年召开的首场审议会议。在这场拉开2022年下半年IPO审议序幕的会议上,三家拟创业板上市的企业申请将逐一过堂受审,未来电器便是其中之一。

公开信息显示,未来电器为一家主营低压断路器附件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的企业,自2001年成立以来,其主要致力于应用低压断路器附件,拓展低压断路器监测控制和安全保护功能,提高低压断路器控制远程化、集中化和自动化水平,使配用电网络更安全、更节能、更智能,为国内低压断路器附件细分领域的领先企业。

此次IPO,未来电器则计划发行不超过3500万股以募集5.33亿资金投向“低压断路器附件新建项目”、“新建技术研发中心”和“新建信息化系统”等三大项目。

正如上述所言,如果算上2015年时挂牌新三板,这应是未来电器第三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

虽然2015年时便顺利通过股转中心核准成为了“公众公司”,但“新三板”企业与上市公司的身份差别毕竟云泥,随后,便向A股市场磨刀霍霍冲击IPO的未来电器,在2017年6月,便首次迫不及待地向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且“盲目自信”将挂牌上市之地瞄向了A股门槛最高的上交所主板市场。

好景不长。

2018年3月,尚未等来首次IPO上会之机的未来电器便在申报近十个月后,悄然“主动”撤回了申请。

对于首次闯关IPO的失利,未来电器对外的解释称是因为“利润规模偏小”,于是在“综合考虑当 时的上市审核政策及形势、自身业绩情况及发展战略调整,决定主动撤回申请文件”。

盈利能力羸弱,固然是未来电器在四年前首度IPO铩羽的原因之一,但更需要指出的是,在未来电器该次决定撤回申请之时,其IPO项目正被中国证券业协会抽中现场检查。

拟IPO项目被抽中现场检查后,“一查便撤”的故事,在上市审核监管中不胜枚举。事实上,但凡被抽中现场检查的项目,多数皆被监管层发现问题重重,由此遭遇处罚的也不在少数。而选择在被抽中现场检查后的一段时间内撤材料,便可豁免继续检查的推进。

无论未来电器承不承认,在2017年12月被抽中现场检查后,其选择撤回申请,亦是有怕被监管核查出问题的考量。

作为一家被监管现场抽查后主动选择上市冲关弃权的企业,未来电器可谓是不折不扣的“主板上市逃兵”,及时的终止IPO,也让其逃过了监管现场检查甚至被监管惩处的命运。

或是有了首度IPO便饮恨的教训。

三年多时间后,2021年6月,再度重启IPO之时,纵然在最新的IPO报告期内基本面及盈利能力已非当年所能及,但未来电器IPO却并未继续执着于主板的挂牌,反而将再度闯关A股的目光投向了门槛较低的创业板。

2019年至2021年间,主营业务收入分别录得3.5亿、4.6亿和4.58亿的营收,以及最近一年扣非净利润超过8000万的规模,都为此番未来电器二闯IPO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基础,尤其是2020年,其一度过亿的扣非净利润,也为其IPO能在即将到来的审议会议上成功过审加分不少。

但曾经的“逃兵”——未来电器的二度征战,依然存有不确定的变数。

“未来电器目前最担心的问题就在于其业绩的成长性问题。”一位接近于未来电器的中介机构人士向叩叩财讯表示。

2020年是未来电器成立多年来的高光时刻,在这一年中,其营收和扣非净利润皆达到了史上最高规模,但这一高盈利的背后,却是未来电器或难以继续维持高增长和高毛利的“月满则亏”的开端。

自2021年开始,未来电器的营收和净利润皆出现了肉眼可见的较大幅度下滑,且至2022年,这一下滑趋势依旧未见明显改观。

“2020年业绩大涨的背后,是一个高毛利率项目的获得,但这个项目最终却仅是一个‘一锤子买卖’,在2021年完成相关项目后,未来电器至今便再也没有获得相关订单,这也将使监管层质疑未来电器2020年的亮眼业绩或将仅是‘昙花一现’的一幕。”上述中介机构人士坦言。

1)“一锤子”买卖的高毛利项目背后:成长性被监管层反复诘问

2019年时,扣非净利润才仅仅6000万出头的未来电器,在2020年突然迎来了业绩的井喷。

2020年,在营收从前一年的3.5亿基础上增长至4.61亿,扣非净利润则直接突破1亿。

这未来电器业绩在2020年突现“暴涨”的背后,则是与一单高毛利项目的不期而至有关。

2019年底,沙特为落实“2030 愿景”下节能减排目标实施,开始推进智能电表项目。根据中国驻沙特大使馆商务处 2019 年12 月发布的信息称,该项目计划在沙特全境安装 1000 万个智能电表,总金额 25.20 亿美元。

2019 年 12 月,国家电网所属公司中电装备作为唯一的非联合体投标人,成功中标西南区标包,项目总承包合同金额 11.01亿美元,中电装备负责提供 500 万只智能电表和其他配 套设备的生产组装、人员培训和 2-3 年的运维服务。

2020年4月,中电装备通过招投标方式向正泰电器采购 ECB 外置断路器(属于沙特智能 电表配套设备)应用于沙特智能电表项目。

也正是通过向正泰电器等供应商供货,未来电器的人能耗管理模块产品成功进入沙特智能电表项目。

能耗管理模块产品,可谓是未来电器为沙特智能电表项目度身量作。

据相关数据显示,仅2020 年,未来电器的能耗管理模块便实现收入达 11888.98 万元,而在2019年,未来电器来自于能耗管理模块的收入则几乎为0。

也就是说,未来电器在2020年中,如果除去能耗管理模块的收入,其营收则为不到3.5亿,实质较2019年已呈现负增长。

为沙特项目“专供”的能耗管理模块,又是高毛利率的一款产品。仅2020年,为未来电器带来了近1.2亿营收的能耗管理模块,其毛利率便达到了 57.77%。

要知道,在2019年时,没有能耗管理模块产品带来营收的未来电器,其主营业务毛利率才仅为36.51%。

在为2020年未来电器的业绩立下汗马功劳后,随着沙特电表项目的结束,2021年下半年开始,未来电器的真实盈利能力便开始被打回原形。

2021年上半年,趋近尾声的沙特项目还继续给未来电器带来了3620余万的营收和对应高达55.18%的毛利率。

2021年下半年,纵然经过多方努力,让2021年的整体营收较2020年仅有小幅的下滑,但没有了高毛利的项目,盈利能力的下滑风险显著凸显。

2021年,未来电器扣非净利润仅录得8052.19万元,同比下滑近25%。

时间进入2022年,在没有了高毛利的沙特项目加持后,未来电器盈利羸弱的风险不仅未有改善还在继续放大。

据未来电器公布的最新财务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其实现营业收入9422.79万元,较上年度同期降低17.18%;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372.39万元,较上年度同期降低43.14%。

未来电器还预计,在2022年第二季度大力发展光伏发电并网市场的前提下,营业收入将获得同比最高近30%的增长,但这些几乎还是靠“低价博取市场”的项目,并不能带来扣非净利润的同比例上涨,即便是按照未来电器最乐观的预计,其2022年上半年的扣非净利润也将同比下滑近16%。

“沙特的智能电表项目对未来电器而言,几乎就是‘一锤子’买卖,在2021年完成最后一笔合约后,至今其再也没有继续接到来自沙特项目的订单。”上述接近未来电器的中介机构人士坦承。

而这个未来电器耗费心力研发的高毛利的能耗管理模块产品,也进入了全面滞销的阶段。在过去的整个2022年一季度,能耗管理模块仅实现收入2.35万元。

高毛利率产品陷入了“窘境”,未来电器也在努力开拓其他市场,但遗憾的是,似乎其在短期内再难获得有如此高毛利项目和产品推出。

能耗管理模块的“滞销”,一下子让未来电器的整体主营业务的毛利率从2020年的41.08%大幅下降至2021年的33.3%,这一毛利率水平甚至比2019年,即未来电器承接沙特智能电表前那约36%的整体毛利率更低。

“2021年乃至2022年,未来电器整体毛利率的持续走低,主要还是因为企业为了保持营收和利润规模,不得不加大在其他低毛利率产品上的推广,同时还要面临成本涨价的问题。”上述接近未来电器的中介人士感叹道。

如未来电器的另一主营产品——框架断路器附件产品,在2019年至2021年的此次IPO报告期内,框架断路器附件产品的收入规模不断放大,尤其是2021年,在没有了高毛利的能耗管理模块产品收入支撑后,框架断路器附件产品的收入占比从2019年和2020年的 17.04%、18.04%一举提高至 24.11%,但来自于框架断路器附件产品的毛利率却持续走低,三年中分别为 22.38%、21.96%以及19.48%。

电能表外置断路器,曾是未来电器的最重要的营收来源之一。

在2019年,未来电器来自于电能表外置断路器的营收便已经达到1.07亿,仅次于其塑壳断路器附件产品的收入,约占当期营收的31%。

但2020年以来,电能表外置断路器的销售收入突现断崖式下跌,其中2020年便同比销售额暴跌达45.37%,时年仅有5800余万的销售入账,2021年,相关产品的销售虽稍有缓解,但仍仅有6500余万的收入,与2019年过亿的表现相比,可谓差距颇大。

电能表外置断路器可是未来电器向监管层论证自己此番IPO符合创业板“三创四新”定位中工艺创新的关键项目。

而这一主打产品在报告期内差强人意的销售表现,叠加高毛利项目的“终结”和低毛利项目的“低价获客”,无疑让人对未来电器的成长性和可持续性充满忧虑。

显然,深交所也早早地注意到了未来电器成长性所可能存在的隐患。

在深交所对未来电器前期进行的三轮问询和一轮落实审核中心意见中,有关其营收变动和成长性的问题,几乎一次不落地被追问了四次。

在落实审核中心意见中,监管层还在首要位置要求未来电器“结合配电行业的行业政策和发展趋势、智能终端电器出海情况、发行人主要产品的市场空间、近期国内新冠疫情的影响、外销业务的开拓情况、在手订单及实施进展、未来的发展战略等事项,说明发行人未来成长性是否会发生重大不利变化”。

“当年首次IPO撤材料,公开的原因是未来电器盈利规模较小,第二次冲刺上市,未来电器还是始终无法摆脱业绩的成长性的风险。”上述中介机构人士表示,就看在即将到来的审核过程中,未来电器及其保荐机构能否向监管层证明未来电器的未来可期。

2)高薪外聘财务总监IPO报告期内蹊跷离职

对于任何一家拟IPO企业而言,在上市过程中,肩负重任的财务总监突然在报告期内蹊跷离职,皆是不小的禁忌。

在2018年首次冲关IPO失利后,到正式重启IPO申报,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未来电器已经两易财务总监这一关键人选了。

在2017年6月首次申报IPO之时,未来电器时任财务总监为自然人金增林。

或是经历了当年IPO的现场抽查的“惊弓”,深感财务规范之忧的未来电器,在主动撤回该次IPO申请之后不久,便将在未来电器中从事了近20年财务工作的金增林从财务总监的岗位上调离。

接替金增林出任财务总监一职的则是未来电器高薪请来的外援。

2018 年 7 月,未来电器及其实控人莫建平、莫文艺父女及自然人李晓峰签署《聘用合同》,约定由未来电器聘用李晓峰为财务总监。

据悉,李晓峰曾于 2012 年 5 月至 2015 年 7 月期间担任拟上市企业盈丰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则正好符合未来电器在此时需要一位有过护送拟IPO企业经验的财务总监的任职要求。

为了引入“会念经”的“外来和尚”,未来电器不仅许于李晓峰丰厚的薪酬,并许于了李晓峰未来电器董事的资格,未来电器实控人之一的莫建平更决定将其持有的 50 万股股份无偿赠与李晓峰,该无偿赠与的股份由莫建平代李晓峰持有。

然而,原本约定五年的任期,在李晓峰出任未来电器财务总监一职仅一年后,便蹊跷地戛然而止。

2019年4月,也就是此次IPO的报告期初期,李晓峰突然辞职,从未来电器中挂靴而去。

对于原本为了IPO而高薪聘来的“人才”在IPO敏感阶段离职而去,未来电器一再讳莫如深地强调称是李晓峰的“个人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年底,在李晓峰离职近两年后,莫建平才将当年替李晓峰代持的50万股股份以110万的价格“买断”,并称莫建平向李晓峰支付 110 万元股份补偿款后,李晓峰不再对莫建平赠予的发行人 50 万股股份主张任何权利,双方及其他各方于 2018 年 7 月签订的《聘用合同》及《股份代持 协议》全部的权利义务予以解除、终止。

李晓峰和未来电器、莫建平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近三年时间过去了,未来电器财务总监早已由其原财务部部长吴飞飞接任,但当年李晓峰的突然去职之谜,至今还是无从查证。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2020年底,按照当年未来电器在第二次冲刺IPO前的那几番增资扩股的价格计算,由莫建平代李晓峰持有的这50万股股份,其市场价格在此时已经达到了800万。

固然,原财务总监李晓峰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过客身份,已经无缘分享到未来电器此番上市一旦成功所带来的资本盛宴。

与李晓峰截然不同的是,如果未来电器第二次冲击IPO成功,那么除了未来电器的实控人莫建平家族外和拥有股权激励的持股员工们外,还有几个神秘的外部自然人,也将成为这场饕餮资本盛宴的座上客。

未来电器是一家比较典型的家族企业,自然人莫文艺、莫建平、朱凤英以及楼洋合计控制着未来电器90.48%的表决权,其中莫建平、朱凤英为夫妻二人,莫文艺为二人之女,楼洋则是莫文艺的丈夫。莫建平、莫文艺二人分任未来电器董事长、副董事长,楼洋则出任未来电器总经理一职。

苏州浩宁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浩宁投资”)为未来电器的员工持股平台,截至目前,浩宁投资共持有未来电器10,77%的股份。

虽说浩宁投资被认定为未来电器的员工持股平台,但其45名出资其中的自然人中,却并非皆是未来电器的员工,多位与未来电器并无关联的神秘自然人潜伏于该用于员工持股的平台之中。

如在浩宁投资中持股份额占比第三大自然人之位的林晴静,其便以非员工的身份持有浩宁投资4.35%的股份,其通过浩宁投资持有未来电器的股份甚至超过了未来电器的四位副总经理和财务总监。

林晴静的持股是在2017年3月从楼洋处受让。

2017年3月,正是未来电器首次申报IPO前不到三个月之时。

林晴静在斯时通过突击入股浩宁投资间接持有未来电器IPO的价格,仅5.74元/股。

如果以未来电器此次IPO的发行规模粗略测算,未来电器一旦成功上市,其发行价则将不低于15元/股。

针对林晴静缘何能在未来电器IPO的关键时期以如此低的入股其中,未来电器给出的解释仅是“林晴静与控股股东莫文艺及其配偶楼洋系多年朋友关系”。

林晴静不是唯一一个外部神秘人蛰伏其中。

曹有才、贾作瞻、张晓斌、周亚平等多位未曾在未来电器中任职的自然人名字也出现在了未来电器员工持股平台的股东名单中。

“出于看好未来电器发展,因此通过浩宁投资间接入股未来电器”,这则是未来电器对这些外部人士曾经的入股留下的唯一解释。

(完)

责任编辑:王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

邀请

下一篇:暂无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岱山便民网  

© 2015-2020 Powered by 岱山便民网 X1.0

微信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