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门户 资讯 详情
  • 评论
  • 收藏

岱山便民网 2022-05-27 450 10

漫长的头秃与磨人的治疗

说到植发,估计很多人都不陌生了,脱发已经成为很多年轻人的噩梦。地中海不是一天形成的,我的头也不是突然秃的。那是一个大约6年的过程。

 

一直到高中,我的头发都非常浓密。上了大学,我经常能在洗澡的时候抓下一手的头发,隔三差五就要清理一次排水口。但是仗着自己当时头发还很多,我并不以为然。

 

毕业后开始工作,头发就掉得更快了。24岁那年,某天我在上班路上捡起一个小孩掉落的帽子,跑上去递给他。不曾想孩子的妈妈说:“快谢谢叔叔!”紧接着,在小孩清脆的“谢谢叔叔”中,原本因为做好事而心情愉悦的我,被狠狠扎心,脸部僵硬。到公司我给同事讲了这事,本想要点安慰,结果又被补刀。同事纷纷表示我看起来确实显老。一天被扎数刀,我在镜子面前拨弄自己的头发,这一看,才发现自己脱发已经很严重了:发际线已经后移出现M字,头顶发旋处头发稀疏,已经能明显看到头皮。那一刻我眉头紧锁着,而脑袋已经空白了。


更可怕的是,明显“秃了”后,还要应付身边人的“关心”:老同学的惋惜、家人的怜惜、同事的叹息,说不定还有陌生人的讥笑吧。从那时起,我变得不爱拍照、不敢臭美,一照镜子就叹息,也开始自嘲自己是大叔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

邀请

下一篇:暂无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岱山便民网  

© 2015-2020 Powered by 岱山便民网 X1.0

微信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