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门户 资讯 详情
  • 评论
  • 收藏

岱山便民网 2022-05-25 450 10

余承东坦言30万年销没戏,默默无闻小伙伴撑不起华为汽车梦?

武汉文档销毁 http://www.gzsmove.com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作者:张旭

罗永浩“收购苹果”的豪言还在数码圈回荡,“一年卖30万辆”“把BBA一把干掉”又着实让华为常务董事、终端业务CEO余承东在汽车圈火了一把。

然而这次的牛皮,就连一向有“余大嘴”之称的余承东,也不太好圆了。

承认做不到30万辆,但要做世界第一?

今年初,余承东一段一年前的内部讲话在互联网流传。五分钟的视频里,余承东“豪言不断”:“我希望我们第一年就干翻特斯拉,第二年远远超越他们......我们后边还提供更高的版本,把奔驰、宝马、奥迪三十几万到五十几万车的空间一把干掉。”

随后,余承东还立了个“年销超30万辆”的Flag。然而,余承东近日接受采访时坦言,在“全球汽车缺芯的情况下,根本做不到30万辆,第一年做到10万-20万台就已经是奇迹”。

尽管自己夸下的30万辆海口被打脸,但余承东对华为汽车业务乐观依旧:要做就做世界第一,我们一定能做到!

年销30万辆是什么水平?在新能源车赛道,国内造车新势力三强的“蔚小理”2021年一共交付约28万辆。国内年销30万辆以上的新能源车企,去年仅比亚迪、上汽通用五菱、特斯拉中国三家。以特斯拉为例,其去年在华交付约32万辆车,全球交付量则达93.6万辆。显然,要做全球第一,首先要跨越的,就是特斯拉这座高山。

在业界看来,“蔚小理”造车投资数以百亿计,爬坡数年,加起来尚未实现年销30万辆。更何况目前新能源车只是汽车市场的一小部分,2021年全球销冠是卖出1050万辆的丰田汽车。余承东的30万辆目标,无论是要做国内第一还是世界第一,都相距甚远。

时至今日,连一向有“余大嘴”之称的余承东也承认:卖出30万辆已经不可能。他解释,疫情前一块价值10-20元人民币的芯片,在疫情期间炒到2500元人民币。“宁可少卖一点,也不接受这个价格”。

缺芯固然是全行业的困难,但却不是销量不及预期的全部原因。毕竟,合作伙伴能否生产出10万辆汽车,同样存在不确定性。

2021年,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采访了赛力斯位于重庆的两江智能工厂。赛力斯CMO张正源表示,工厂年产能是10万台。而在今年1月份举办的问界M5生产保障誓师大会上,整个工厂一季度的产能目标更是只有1万台。

工厂今年能够生产多少汽车?时代周报记者就此采访了赛力斯方面,截至发稿前未得到明确回应。不过记者留意到,今年3月底,小康股份董秘曾表示,“问界M5由具备年产10万辆产能的赛力斯两江智慧工厂生产,3月5日起已开启全国批量交付,目前交付工作积极有序开展。凤凰智慧工厂预计将于今年下半年投产,主要用于生产公司后续发布的新车型。”

默默无闻的小伙伴,如何撑起余承东的野心?

在汽车市场,无论是赛力斯还是其母公司小康股份,此前都是比较默默无闻的角色。

2021年4月,华为宣布与赛力斯达成合作,主打产品赛力斯华为智选SF5上市。除了赛力斯自有渠道,华为智选SF5还在华为渠道同步开启预订。从一开始,双方就是深度绑定的。

在华为的加持下,小康股份也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股价从最低的10元左右,在2021年9月17日来到历史最高83.83元。

然而赛力斯华为智选SF5很快就传出“实际油耗过高”“续航虚标”“车机卡顿”等诸多舆论质疑。另据乘联会数据显示,2021年4月至12月,赛力斯SF5销量分别为129辆、204辆、1097辆、507辆、715辆、1117辆、1926辆、1385辆、1089辆,全年销量共计8169辆。销量低迷加上口碑不佳,双方首款合作车型开局不利。

受到以赛力斯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业务板块业绩不佳的拖累,小康股份预计2021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9.50亿元到-15.50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29.10亿元到-25.10亿元。

华为深度参与造车,本想一炮打响,却迎来当头一棍。

面对SF5的颓势,华为和赛力斯也迅速推出新的品牌。2021年12月23日,华为冬季发布会上,赛力斯AITO问界M5正式发布。

这次,华为对问界M5的介入程度更深。之前,赛力斯华为智选SF5仅采用华为电驱动系统及HUAWEIHiCar等功能,而问界M5则配备了HarmonyOS智能座舱、HUAWEIDriveONE纯电驱增程平台、HUAWEISOUND音响系统等众多华为解决方案。

余承东表示,AITO问界M5按照百万豪车标准,百万豪车的外观、内饰、性能、体验、质量要求打造而成,也是搭载鸿蒙系统的首款车型。几乎可以说,除了汽车本身不是华为品牌,内部主要部件都打上了华为的印记。

4月6日,小康股份公布了2022年3月公司的产销快报。问界M5自3月5日开始交付以来,首月交付量超过3000台。对于一个新品牌新车型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成绩。但是有了赛力斯SF5的“前车之鉴”,这次股价并未随风起舞。今年以来,小康股份的股价整体呈现跌势,截至4月25日收盘,小康股份股价收于40.37元,相比最高点跌幅超50%。

市场不看好,其中一个原因在于产品竞争力不明显。在25万-35万价位,问界M5直接竞争对手包括岚图FREE和理想ONE,其中理想ONE年销量接近10万辆,是造车新势力中的爆款。而且在这个价位中,纯电车型广汽埃安AIONLX、特斯拉ModelY的实力不容小觑。

值得关注的是,受原材料成本上涨影响,交付不足两月,问界M5就迎来了涨价。4月20日,问界AITO汽车官方发布公告,对问界M5部分车型价格进行调整。其中,问界M5后驱标准版起售价调整为25.98万元,比此前售价上涨1万元。竞争加剧叠加涨价,这对于急需破圈突围的问界汽车并非好消息。

同时,华为和赛力斯的合作也存在隐忧。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汽车行业的共识是,供应商一旦做整车,就会和客户产生竞争,大型车企很忌讳脚踩两条船。愿意和华为合作的车企,比如赛力斯和北汽新能源,销量比较惨淡,希望借助华为来提升销量。”

在2020年股东大会上,上汽董事长陈虹则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与华为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上汽是不能接受的。”在陈虹看来,“这就好比有一家公司为我们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如此一来,它就成了灵魂,而上汽就成了躯体。对于这样的结果,上汽是不能接受的,要把灵魂掌握在自己手中。”

大型车企心存戒备,小车企实力不济,但余承东的选择并不多,只能拉着几位小伙伴冲击“世界第一”。只是,这样的实力,怎么撑得起余承东“拳打特斯拉,脚踢BBA”的野心?所谓“一年卖出30万辆”,最终又能完成几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

邀请

下一篇:暂无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岱山便民网  

© 2015-2020 Powered by 岱山便民网 X1.0

微信扫描